0512-6855 8888

返回列表

讓大數據成為信用建設的“礦產資源”

發布時間:2015.03.26    閱讀:5450    信息來源:經濟觀察報

  全國人大代表、浪潮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孫丕恕在今年兩會期間,提出了依靠大數據、建設征信體系的建議。他希望政府在制定宏觀政策,建立征信法律法規的基礎上,大力推進政府數據和機構數據等不同數據源的開放和共享,充分利用大數據技術,整合利用好各方數據。此前多年,他一直呼吁提升中國信息安全?;に?、完善中國信息安全保障體系等方面的建設。

  在孫丕恕看來,大數據豐富了信用數據的數據源,不再局限于傳統的金融領域數據,更基于交易數據、公共事業數據、商業信用、社會信用等多方面的數據來綜合評判信用主體。數據的開放和整合是必經之路,大數據技術是有效支撐。

  瓶頸問題

  經濟觀察報:大數據在建設社會信用體系方面作用很大,但推進難度也不小,存在一些瓶頸。

  孫丕?。核孀諾繾由濤?、移動互聯等技術的發展,商業社會和人民群眾的數據信息成為信用建設的重要“礦產資源”,尤其是大數據技術的應用,極大拓展了數據源的廣度和深度,大幅提高了授信效率和信用評價的全面性、完善度等。因此,建設高效全面的社會信用體系需要充分發揮大數據的作用。

  經過30多年的發展,中國已形成金融信用信息基礎數據庫及征信機構,依托央行[微博]也初步建立了個人征信數據庫。同時,新興的互聯網公司依靠聚集的大量企業和個人的數據資源,也涉足金融和商業征信領域,成為征信市場的新興力量。依靠大數據技術融合不同數據源、進而打造信用數據處理能力和信用產品并推廣應用,成為創新社會信用體系的突破口。

  但是,目前存在的問題是缺乏頂層設計、數據標準不統一、市場監管政策不完善等,導致中國數據市場化程度不高、大數據在征信領域的應用存在諸多障礙,數據的開放和整合以及如何規范管理依然是制約信用體系建設的主要瓶頸。

  目前,各級政府部門和金融機構等大型機構組織都在自有數據的基礎上,建立行業或機構所用的信用體系,如人民銀行[微博]建設的金融征信系統、各級政府部門推動建立的稅務、工商、環保、質監等行政信用體系,信用體系的建設呈現九龍治水、多頭建設的現狀。

  這些信用體系目前主要是內部數據的縱向整合,雖然打下了較好的數據基礎,但數據孤島的問題仍未得到解決,各部門、機構的數據仍無法互通,而數據整合缺乏統一標準,采用傳統手段也無法充分利用這些信息。

  從征信應用上來說,信用數據更需進行橫向整合,即跨部門跨行業整合相關數據,并與電商、社交、網絡行為等互聯網數據相融合,全面完整呈現個體或機構的信用情況。解決這一問題,確定統一的組織和有支撐性的法律是主要途徑。信用體系的建設是以數據為基礎的。全量、穩定、高質量的數據源是征信體系建設的基礎。目前,從數據的分布來看,主要是政府部門掌握的行政記錄和調研記錄,金融公共事業等掌握的機構內的業務數據以及網絡產生的互聯網數據。數據的開放和整合是必經之路,大數據技術是有效支撐。

  推動數據共享

  經濟觀察報:我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也需要頂層設計。具體做法上,你有怎樣的建議?

  孫丕?。壕嚀遄齜ㄉ?,首先希望由中央盡快確立中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總體思路,實行“政府啟動”,成立征信體系建設的管理機構,明確其管理職責和范圍,充分利用大數據技術推動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進程,并對建設進程進行統一規劃和宏觀指導。建立基于大數據構建社會信用的國家規范,建立信用市場管理機制。

  要明確數據源的分類和收集規范、信用數據開放和共享規范、征信系統建設機構的職責規范、征信市場的政策指導性文件、信用主體的權益保障規范等相關政策及實施細則,為信用市場的大發展打下堅實的制度基礎。制定征信行業的數據標準和行業規范,推進數據開放標準、明確業務規則、數據格式,明確技術平臺的建設標準,促進信用數據的整合和征信應用。

  經濟觀察報:推進政府部門數據的開放,具體應該怎么做?

  孫丕?。核孀胖泄繾誘窠ㄉ璧牟歡戲⒄?,各級政府積累了大量與公眾生產生活息息相關的數據,并成為社會上最大的數據保有者,掌握著全社會信息資源的80%(其中包括3000余個數據庫)。社會迫切需要政府向其開放其所擁有的數據。

  政府開放數據有利于構建服務型政府,推動政府透明化進程,提升政府管理水平,通過將政府在管理和服務社會過程中產生或采集的涉及公共信息的數據向社會開放,讓社會參與公共數據的再加工和深利用,開發應用產品,能夠讓數據真正服務于民,提高政府服務社會的能力。

  目前,針對各部門的信息孤島問題,部分先行的省市或區域如北京探索進行其區域內的大數據整合,制定了區域的數據開放共享的規范,但從國家層面上看,尚沒有形成較為全面的數據源。因此,建議政府主導,國家盡快出臺政府數據開放和共享的規范,管理國家公共財富和數據資產,推動政府數據的分級開放和共享。

  具體包括,打通部門內和組織部門間的數據壁壘,逐步向社會免費開放政府業務數據,授權征信機構使用政府業務數據,推動政務數據和征信系統間的數據共享,推動征信體系的全面建設,并打造政府誠信體系和社會誠信體系;劃分政府數據的不同級別,對于涉及國家安全、個人隱私、商業機密等的數據在有限范圍內使用,其他可推動信用建設、社會治理、經濟民生發展的信用主體數據則分級別分范圍開放和使用。

  經濟觀察報:金融、電商、公共事業等大型企業掌握的大數據,你認為怎樣做到開放共享?

  孫丕?。耗殼?,金融信用信息基礎數據庫已經為1859.6 萬戶企業和其他組織及8.2 億自然人建立了信用檔案。這些數據其余第三方機構很難獲得。當前央行征信也在逐步建立信用的共享機制,但大部分局限于金融機構內部,沒有有效的向社會開放。運營商、水電煤等公共事業等機構內也積累了多年的業務數據,互聯網公司收集了大量的用戶和企業的信用數據,這些公司或基于壟斷?;?,或基于商業利益,不將數據開放,而是基于自有的局部數據開展征信服務業務。但限于上述某一數據的征信模型和征信體系來源單一,對于信用主體的信用判定有很大的局限性。

  目前,個人征信市場已向民營企業開放,大企業間也在積極謀求數據獲取和數據共享的路徑,如建立數據開放平臺或引入第三方數據交換,但這些都缺乏明確的規范和政策。建立征信產業政策,加快征信市場化進程也勢在必行。隨著征信主體和數據源的擴張,將逐漸需要更大范圍的數據整合和更廣泛的應用。這些僅靠政府或某個機構是無法完成的,需要更多市場化征信機構的介入。

  具體做法上,建議建立數據開放共享規范,在保障信用主體的合法權益基礎上,促進傳統金融信貸數據、各電商平臺數據、公共事業、運營商等大型機構數據在統一的標準和安全機制下開放共享,打通行業之間、組織之間和地域之間的數據壁壘;鼓勵企業通過免費開放、授權共享、數據交換、數據交易等方式免費或有償地開放和共享內部數據,明確開放數據的范圍、機制和路線,鼓勵政府企業開放數據與互聯網數據共享,打造商業誠信體系;同時推進數據開放和交換平臺的建立,建立數據交易和共享的市場化機制,推進征信系統的建設和商業化應用,鼓勵第三方企業、研究機構基于數據開放和交易平臺進行征信大數據的交換和分析,鼓勵基于平臺的創新應用。